赙缣三千匹

发布日期: 2019-12-22 12:04:05 浏览次数: 1 作者:

后从太祖与齐人战于北芒;

后从武元皇帝引突厥木杆侵齐之并州,

窦荣定。荣定沈深有器局。容貌瑰伟;扶风平陵人也。周太祖见而奇之。赐爵宜君县子。邑三百户,授平东将军;周师不利。齐师乃却,荣定与汝南公宇文神庆帅精骑二千邀击之。以功拜上仪同。赐物三百段。袭爵永富县公。邑千户,进位。

性相近者,

除忠州刺史,高祖受禅,上顾谓群臣曰,来朝京师。"朕少恶轻薄,唯窦荣定而已。"赐马三百匹,坐事除名,高祖以长公主之故;寻拜右武候大将军,上数幸其第,恩赐甚厚,以佐。

拜上柱国;宁州刺史,突厥沙钵略寇边,以为行军元帅,步骑三万,率九总管,出凉州。两军相持,与虏战于高越原。其地无水。士卒。

至刺马血而饮,

死者十有二三,

荣定仰天太息俄而澍雨军乃复振于是进击数挫其锋突厥惮之请盟而去赐缣万匹进爵安丰郡公增邑千六百户,拜右武卫大将军;俄转左武卫大将军。荣定上书曰;上欲以为三公,"臣每观西朝卫。东都梁。幸托葭莩;位极台铉,宠积。

实为畏惧,

必致倾覆。向使前贤,远避权势。少自贬损;推而不居,则天命可保,何覆宗之有。臣每览。

"上于是乃止。开皇六年卒。时年五十七;上为之废朝;令左卫大将军元旻监护丧事;赙缣三千匹,上谓侍。

其人固让不可。

"吾每欲致荣定于三事,今欲赠之。重违其志;"于是赠冀州刺史。陈国公。谥曰懿。窦荣定是扶风平陵人。很有才识气度,他沉着稳健。容貌。

周太祖一见他就感到奇异,授予他平东将军官职;赐给他宜君县子爵位,食邑三百户,后来窦荣定跟随北周太祖在北芒同北齐作战;窦荣定和汝南公宇文神庆一起带领两千精锐骑兵;北周军队形势不利,拦击北齐。

凭借战功,北齐军队才退却;其后跟随武元皇帝率领突厥木杆占领北齐的并州,赐绢三百段;窦荣定升官为上仪同。世袭永富县。

授职忠州刺史。

食邑千户,升官为开府。隋高祖受禅即位,窦荣定到京师朝见。高祖环顾群臣说:与我性情相近的人只有窦荣定而已,"我自小厌恶轻浮。"于是赐窦荣定骏马三百匹,窦荣定因事获罪而被解除职务;高祖因为安成长公主的原因,不久又封窦荣定为右武侯大将军,恩赐。

高祖多次亲临案荣定的府第,窦荣定又凭辅佐帝王建立政权的功劳,突厥沙钵略侵犯边境,高祖派窦荣定为行军元帅,统领九大总管;带领三万步兵和骑兵。出兵凉州,在高越原与沙钵略开战,两军相峙不下:高越原没有水。隋军官兵干渴。

竟有十分之二三的官兵渴死,

以至刺马取血解渴。窦荣定仰天叹息!天降及时雨。不一会儿,隋军士气重新振作起来,于是全军奋力。

请求订立盟约罢兵离开!

爵位升至安丰郡公,

增加一千六百户食邑。

多次挫败敌军锐气,沙体略害怕了;荣定班师回朝。高祖赏赐他绢万匹,一年多后。窦荣定被任命为武卫大。

骄傲自满。

远远地避开权势,

随即转任左武卫大将军,高祖还想封窦荣定为三公;窦荣定上书说:"我时常琢磨西汉的卫青;霍去病,东汉的梁冀。受宠过分。他们有幸依赖恩荫和裙带关系而官位显赫,必然招致获罪灭族之祸,如果那些贤人们稍微自我抑制,谦让而不以功臣自居。那么就可以保全天年;哪里会有宗族覆灭的命运呢?我时常思虑前代贤人。实在担惊受怕,"高祖这才!

享年五十七岁,窦荣定在开皇六年逝世,高祖很悲痛!为此而不上朝。赠细绢三千匹,命令左卫大将军元旻亲自掌管丧事,"我曾想封窦荣定为三公,高祖对左右侍臣说:他一再坚辞不受,现在我想追封他为三公,"于是追封窦荣定为冀州刺史;又担心重重地违背了他的遗愿,谥号懿。被封为上。

相关热词: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内容
推荐链接